Monday, May 22, 2017

想起了

如果你看到这篇文,恭喜你。

这是许书简经过两年半后,才察觉在忙碌的日子里,脑袋漏掉了这个地方。

(羊男压根儿都没记得过......)

不过没关系,至少现在想起了。

于是决定继续写下去。

两年半里,我们开了一家店、出了一本书、完成了一篇论文、和非常多人说了非常多话。

再续。








Tuesday, December 2, 2014

最吸引人的角落


一直很想给Await画一张画,于是某日抓来淡定尼克,问他应该画哪一个角落才好。结果,淡定尼克递来的照片,竟是对客人来说不怎么吸引的角落。Await有那么多漂亮的角落,偏偏他认为这个角落最有意思。我没多说什么,只是照着画。

画着画着,我大概明白这个角落对Await成员的意义何在,你或许也已经明白。只是成果画得不佳,本人功力不好,所以此图还是留在家里,没有送出去。

在此不多做解释,照片和图画传达的意思,由自己的脑袋解读才有趣。





Saturday, October 4, 2014

早安咖啡

傻羊先生的早安咖啡

想尝试制作Cinemagraph已久,今天试了一张。File Size依然过大,好不容易。

Wednesday, October 1, 2014

热血的事



小时候在志愿栏里填写什么,你还记得吗?

我花了好长的一段时间回忆小时候的志愿,可以想起的是起初励志当作家和画家。后来受电视剧影响,希望自己可以踩着高跟鞋咔吱咔吱地走进美丽的办公室,并文雅地处理文件,而将志愿改为更专业性的工作。

结果,果真的当了六年的系统工程师兼商业系统策划师。六年里,穿着体面的上班服,踩着配合衣服颜色的高跟鞋,坐在小小的隔间里,通常不是对着超大的荧幕就是对着不算差的手提电脑。每天开会、做报告、排队买外卖或坐在午餐时分拥挤的餐厅里和同事边谈着公司里的事边吃餐厅预早准备好的套餐。然后周末排队吃有名的餐厅,等到食物来的时候因为太饿了,也没真正吃出甜还是咸就已经吞进肚子里。

于是,停下工作穿上牛仔裤踩着布鞋一段时间后,我开始怀疑那六年到底是在活给自己看,还是活给别人看。可是,那遗失了的自己呢?似乎已经被虚构的价值观掩盖。

对于走过的路,其实也不至于后悔。从经验学回来的技能,谁也夺不走,而将来必定有用。只是,要寻找会让自己热血的事并不容易。偶尔遇见坚定的年轻人谈着梦想时,反倒让我很羡慕。

寻找自己到底想怎样,其实也急不来。只有不停地尝试做不同的事,然后想想自己是否真的如此喜欢直至可以一辈子都这么做。

前阵子有这样的几个月,我颓废地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偶尔玩玩电玩看看社交网地过日子。幸好傻羊先生提醒,才不至于沦陷下去。

开始坐下来写小说的时候,也很不容易。由于那不是一般正业,没有固定上下班时间和约束,坚定的制止能力是一种考验。结果,当时逼自己写了两万个字(约二十巴仙的作品),后来重阅时极度不满而决定重来。后来多少掌握了自己的工作模式,目前写好了大纲和前三章,正乖乖地等待出版社回应。担心必须大改,而不敢再往后写。

然而,这段期间领悟了创作的路很孤独。不再知道可以和从前的朋友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是否会有成果。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每一天八点前自然睁开眼睛,随即一一完成许多一早想好要做的事,比起从前那赖在床上想一大堆理由不上班的六年,已经算热血澎湃。

接下来的日子,依然会是孤独的创作期。感恩目前拥有的机会、家人的忍耐、傻羊先生的陪伴、支持和配合。

写着写着,还真想哭。不过请别误会,我其实很快乐。

P.S. 图为居銮文化街给我们的机会,那是近期内唯一看见成果的事,真心感谢大家。:)









Saturday, September 20, 2014

第一台中古相机


經過不停地搜尋,傻羊先生終於弄來一台中古相機。打開鏡頭蓋,拉開拉環,劃一劃鏡頭對焦,調好快門數度,按下快門,咔嚓!就是這樣。每一張相片沒有重來的可能,像人生,本來就只是單程票。

中古相機拿到手的时候,即引起不同的討論,膠捲沖洗貴還是數碼相機壽命不值得。其實沒有對與錯,本來就只有適不適合。套一句朋友說的話,像喝咖啡,不一定是別人稱為最好的咖啡豆既是你最喜歡喝的咖啡。而忠于自己的感觉,肯定不会错。

所以我们不是摄影师,只是摄影很快乐,这样就好。



Thursday, July 10, 2014

寫小說和參加文創節的事

葉先生說,寫小說像跑馬拉松,一切在於堅持。雖然,跑步這件事並沒有很堅持的在進行中(我們總是在輪流生病吖),然而小說我還在寫。從花了很長的時間達到10%,直到好像不怎麼費工夫地達到20%,我希望可以這樣閑閑地到達終點。當然,過程總是起起伏伏,回到跑步的列子,偶爾也會遇見斜坡,甚至跌倒。

幾個月前,小馬提到在即將舉辦的《居鑾文創節》講講東京,讓我們很受寵若驚。平時只是按按快門,喝喝咖啡。這樣被賞識,不知道為什麼卻有些慚愧。不過換個角度,小馬和安娜的好意的確讓我們更踏實地向夢想前進,給洩氣的氣球打了一些氣。現在鼓起來了,不飛也不行。

於是只好認真起來,好好想想到時候該說些什麼。既然提到東京,就不能不提我們到東京的目的,咖啡。再說說從東京回來后,我們以手沖咖啡陪伴過生活的小事。然後好像在家那樣,煮起手沖咖啡來。有興趣的客人可以試喝,大家可以互相交流。或許,在場的人有更好的故事更好的經驗也說不定。接著,如果居鑾的朋友們也像我們那樣喜歡手沖咖啡,就去吵On The Road Cafe以後也賣手沖咖啡好了(呵呵)。

只是,現在傻羊小姐好緊張,因為一站上檯面就會發抖這件事,是怎麼都無法克服的(沒錯,害羞)。希望到時候,好像遇見朋友哈拉哈拉那般就好。

《起風了,居鑾文創節》詳情可追詢:https://www.facebook.com/justchillingkluang

愿大家帶著笑聲與希望回家唷。

在此,謝謝舉辦單位,謝謝小馬和安娜。:)














Tuesday, June 24, 2014

莫名逻辑


当然不是所有事情都如意。

然而,实际上不如意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下一秒它已经成为过去。至于要把它延长多久,则是由你来决定。在这里说得轻松,如果问我,或许还是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才康复呐。所以,也不过说说而已。

而别人的说说,时常反映着这个城市的人是怎么想的。某天,我给傻羊先生传短讯,让他看看我面前的食物,猜猜这是哪里。答案还没上传,手机已经在别人的手里。傻羊先生愣在这座城市,某个繁忙的路口。经过惊吓生气难过惋惜这般折腾,大部分听说这件事的人都以「站在路边按电话」是一件不对的事为结论。为何又无人责备这个城市的治安不好,警察都干嘛去了呢?

有一天,我再次提起此事。一名较有经验的老太太说,薪水那么少的警察又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去维持治安呢?可是,又可是,每每大选的时候,不是不停地为公务员加薪吗?那又为什么警察的薪水会少呢?当然,这个答案目前空缺。

只是,如果人民的安危是应该由自己的能力去维护的,那么这个城市其实不需要警察,不是吗?换句话说,我们站在哪里按电话(只要不是一边驾驶一边按),或者拿着包包在街上乱逛,其实都没犯法都没错(或许,这还刺激经济)。错的是本来应该维持治安的人,错的是这个城市部分人的思维,而造就应该维持治安的人变成不需要维持治安。

好了,又越说越远。我要回到小说世界里去了。有时候,那里比这个世界逻辑。